新闻中心 | 民声通道 | 天圆财经 | 天圆论坛    
 

痂第三回

来源:2020-01-04 03:36:34

>午饭在枝生家吃,她简单做了竹叶仔鸡焖饭。她拨开墨绿的竹叶,将它们在青盘里摆好,糯米冒着热腾腾的想起扑面而来,酊时立刻撕下一只鸡腿。

“也不知道出云在家,有没有吃午饭。”珠眉则没有胃口,连筷子都未拿起来。尽管酊时说了,饭后会详细解释出云事件的来龙去脉,但现在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,自己的丈夫到底如何了,是否还活着,仍然是个未知数。

“我以为至少你应该明白……”酊时见对方闹起脾气,自己也放下筷子,“你看见的出云,只是泪珀和你的回忆,创造出来的空壳,他不是真实的人类。”

“所以吃东西对他来说,完全就是奢侈。”酊时耸了耸肩,尽量把这个残酷的话题说得平淡一些。

“可我碰得到他,感受得到他的鼻息,他也了解我的一切。”珠眉有些激动地倾着身子,“实际上,出云去世的消息传来后,我大病一场,虽然小时候的事,包括和出云相识的事都记得一清二楚,但这两年的记性却越来越不好。但自他突然回乡后,我的记忆就又一点点回来了,连他出丧那天,我喝了几杯热酒,都清晰地在脑子里浮现出来。”“我想……这一定就是他的力量吧,是我爱着的人的力量,让我在混沌的生活中清醒过来。”珠眉停顿一下,接着小心翼翼地开口,“所以我不觉得他是什么幻影,或是空壳。”

“他就是个空壳,虽然每天和人一样吃喝拉撒,被刀子割到也会流血,但他是没有生命的。”似乎被对方激怒了,酊时冷下语气,原本柔和的目光也突然尖利起来,“你之所以会想起过去的事,只是因为出云回家,减轻了当时你失去他的痛苦,记忆也就慢慢复苏。”

“再说了,看见了他的脸,回想起关于他的事,再正常不过了。”酊时一副不以为意的口气,眉头却狠狠皱下来,他瞄了一眼对面的枝生,对方也是一脸的严肃。

“但……”

珠眉还想反驳,才讲出一个字就被酊时打断:“那我现在就和你解释清楚。”他叹了口气,似乎忍到了极限。

“如果是摔倒这类小伤结成的伤疤,是不会被泪珀挑中的。如果你身上的伤,不掺杂着人的深切情感,就算你吃下那果实,也什么都不会发生。”酊时望着珠眉的腰部,她消失的伤疤就长在那里,“所谓伤痕里带着感情,要不就是你受伤时是出于保护某样东西的目的。要不就是这伤让你差点丧命,有人倾尽全力为你祈祷,救你回来。”

“珠眉的伤,是跟着出云将军出征时,为他挡箭留下的。”枝生见珠眉愣在一旁,帮她应了话。

“所以啊,饱含勇气以及爱的伤疤,就被泪珀相中了。”

酊时收回了目光,“伤疤,在人身上最强大,它曾经流血,被破坏,却又带着生机重新生长,将伤口覆盖。”

“那也许,不是因为我帮出云挡了箭。”受伤时的回忆,在一瞬间涌进脑海,眼耳口鼻似乎都被出云的脸孔覆盖,“那时我差点丧命,大概有三个月都在昏迷,出云一边打仗,一边悉心照料我,我才能恢复健康。”

“无论是哪种情况,你身上的这道伤痕,都和出云有关。”见对方逐渐接受了自己的说法,酊时重又拿起筷子,“泪珀与你的伤痕融合,变为与这伤痕记忆有关的人,自然就变成了出云。”

“他真的……不是人类?”

“不是。”酊时低头吃饭,喉结上下翻动,“但你算做了件好事,下个月十五日,出云会化身为行途鱼。那鱼我也只是在书上看过,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引渡者,这附近的亡灵,大概都能得到很好的轮回吧。”

“难怪他回家后,都不曾开口说话。”珠眉似乎有些失望,她低垂着目光,脑子里被出云占得满满当当。她还未来得及出嫁,却再也见不到丈夫的容颜。

酊时不动声色地夹了鸡肉放进珠眉碗里,似乎想要鼓励对方:“你们还能相处一阵,但要搬到有阳光的地方去。你的身体之所以不断变差,就是因为被他吸走了灵气。”

枝生也拿起筷子,她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。“为什么会吸走珠眉的灵气?”话问出口,她像是豁然开朗般又加了一句,“啊……是因为阳光不够充足?”

“嗯,泪珀需要阳光储存亮光,阳光是最高的选择,因为太阳的光线还有尘世间的灵气,一举两得。”酊时用手撑住下巴,“这就是为什么出云有时会在清晨离家,然后又在黄昏归来的原因,他就是单纯去晒太阳的。”

他停顿一下,抬眼望着珠眉:“其实连月光,也都是泪珀的目标。他最好终日都被光线笼罩,但你家太幽暗,无论月光还是阳光都照不进去,出云得到的光亮不够,就开始吸收身边人的灵气,因为灵气在引渡川里也能发出巨大的光芒。”

“我的灵气被吸走……身体才会不断变差?”

“对,但不用担心。只要搬到阳光、月光都能覆盖的地方,他就不会再对你下手了。”

“可是。”珠眉双手紧握在一起,表情似乎很为难,“我没有能力,搬去别的地方。”

“来之前,我就料到是这种情况,所以提前在向阳坡租好了房子。”酊时舒了口气,语气温柔下来,“你和出云暂时搬来吧,正好我也要留在这里,观察他到下个月的引渡日。”

“这样……可以吗?”

“就搬去酊时医生那儿吧。”见珠眉还在犹豫,枝生宽慰的拍了拍她的肩,“好了,快吃饭吧,把身体养好。”她说完这句,偷偷瞄了一眼酊时,那个十九岁的少年,身上透露着某种异于常人的冷静,他露出让人安心的浅笑,笑容里却带着寂寥。

初一:李妍婕


相关阅读:
移动空调怎么样 http://www.nnmczs.cn
 
中国网安备案号:36011001106201 备案号:赣ICP备13005947号 赣工商网备第201311221008534589号
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409354号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3612012001
韩城网版权所有  关于我们 - 广告业务 - 网站声明